第1170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下)
作者:纯洁滴小龙      更新:2023-11-07 11:08      字数:4327
  第1170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下)
  岸边,半张脸十分激动,双拳紧握,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老实说,今天,他的震撼和打击已经够多了, 以至于眼下看到这一幕后,心里不光是没有丝毫的失落感,反而流露出了一种惊叹和向往。
  人,就是这个样子,在面对只比你优秀一点儿的人时,你或许会嫉妒,会暗恨,会不平;
  但若是那个人,早就已经超出你太多太多, 俨然在另一个层次了,你反而会对其流露出一种很单纯地崇拜。
  很长时间以来,半张脸对赢勾,一向是瞧不起的,至少,他会刻意地摆出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他需要去从赢勾的分割中获取自己存在的价值,获得自己对自己的那种认可。
  然而,那只是一场梦,在梦破碎后,在见识到真正的风采之后,半张脸心里,剩下的,真的是只有臣服的感觉。
  天地, 宛若是为我圈养的牧场, 世间大能巨擘,宛若地上长着的庄稼,随时供我取用。
  这世上, 之所以分人、神、妖,且还有诸如鬼物、器灵以及种种异生证道者,
  是为了丰富我的口味,增补我的菜品!
  这不是夸夸其谈,这是……理所当然!
  如今,距离上古的岁月,真的是太过遥远了。
  遥远到,很多事情,早已经被演化成了故事,风化成了传说。
  哪怕至今地狱依旧流传着当年幽冥之海主人的故事以及他那白骨王座的来历;
  相信的人,也难以去切身体会到那种真正的感觉;
  至于不相信的人,只会觉得言过其实太过夸张了。
  此时,
  如同上古的情景再度呈现。
  这是,真正的霸道,这是,真正的唯我独尊!
  雷霆一连串地击穿一个个不可一世的大能,
  可以看出来,
  赢勾更偏爱肉食,
  那些大妖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因为它们的本体气血丰厚,不像是人族的一些老不死的,哪怕神通再为丰富,被摆放到餐桌上时,往往太过袖珍,难以形成饱满的口感。
  同时,也有一些灵物成道的存在也被刻意关照了一下,这些可以当做饭后的甜品。
  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恣意,蛮横,目中无人!
  但正是这种决然和凌驾一切的狂霸之姿,直接冲垮了在场已经沦为“鸡鸭鱼肉”阶级的一众大能巨擘的心理防线。
  要知道,就是仙王之手出手时,他们也依旧敢在旁边去尝试一把“火中取栗”,心中依旧有自恃,但眼下,他们是彻底崩溃了……
  别说我们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将这魔头公敌给击败,
  他们此时连回头多看一眼周泽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疯狂地逃窜,尤其是那些被重点关照的妖族,在此时真的是痛恨自己此生为何不是人?
  爆炸,
  还在持续,
  血肉不停地被裹挟,又如同百川归海,不停地输送进周泽的嘴里,供其品尝。
  许是沉睡了太久太久,
  所以周泽才觉得,自己应该是饿了。
  因为饿了,所以这会儿大脑有点不是那么的舒服,整个人,没那么多的精神,心间,竟然一直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失落。
  根据以前的经验,
  饱餐一顿,应该就没问题了,心情,也会愉悦起来。
  况且,
  岁月悠悠,
  确实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没真正意义上地进餐了。
  一道雷霆直接冲到了旱魃面前,
  旱魃没有躲避,甚至,没做丝毫的防御。
  而这道雷霆则在其身前硬生生地止住,转而向上,将那把正在逃窜的扇子器灵给瞬间击溃,其灵气被极为强横地裹挟回来。
  正在大快朵颐的周泽还在轻轻摇着头,
  就像是一个老渔夫,指着面前的这条河,诉说着以前这条河里,还能捕捞到多么多么打的鱼,
  现在嘛,呵呵;
  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埃
  这些大能巨擘已经身死道消沦为了周泽的口中之食,却还得在死后继续承担着来自周泽的不满。
  的确,上古之所以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年代,意味着在那个年代里,强者层出不穷,百族争鸣,哪像是现在,毛都没长全的狼崽子龙都没能化成功的臭皮蛇都敢封疆自立称尊。
  渐渐的,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面前的那只手上。
  可以看出来,仙王的这只手,很纠结。
  但当他感应到周泽的气机锁定向他时,他马上做出了回应。
  巨掌周围的空间被撕裂了开来,这是准备直接逃离,而且,不是逃向三界之内的哪出地方,他是准备直接离开,重新归于混沌。
  因为他清楚,眼前的周泽,并不是那种气血燃烧强行提升起来的强弩之末。
  这个男人,已经恢复如初了!
  而自己,却早已经不是当初第一次归来时的自己,甚至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周泽的脚向下一踏,
  轰然间,
  刚刚被仙王之手撕裂的空间瞬间被震塌,仙王之手也阻隔在了外面。
  周泽的身形出现在了其上方,左手的指甲缓缓地长出,顺势一切!
  “噗”
  仙王的小拇指被切割了下来,先前看似无坚不摧的巨掌,在周泽的指甲面前,宛若纸糊的一般脆弱。
  黑色的火焰自周泽掌心升腾而起,这节小拇指瞬间融化,化作了血食被周泽吸入口中。
  他太饿了,
  饿到现在只能去“狼吞虎咽”,
  若是放在以往,倒是经常会抓到一头不怎么常见的凶兽,拿来慢慢地烧烤或者花点心思研究一下吃法,但那是吃饱喝足之后的休闲娱乐。
  对于一个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所谓的吃相和用餐时的斯文,都是不存在的。
  ……………
  “小六1
  “六哥1
  龟裂的镜子前,大长秋和小七小八一起惊呼。
  这异变,真的是发生地太过突然,哪怕是现在,他们都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赢勾明明已经陨落了,刚刚已经被轩辕剑斩杀了,为什么他丢下来的遗蜕,那只蝼蚁,他所表现出来的力量,简直比真正的赢勾还恐怖!
  事实是,他们并不懂真正的赢勾,到底有多恐怖。
  …………
  “你要的……转折,来了。”
  阎罗王包一边和宋帝王余一边跑一边喊道。
  他们得亏先前只是站在最外围的外围看戏,没想着去参与,所以当事情陡然变化时,他们的问题倒是不大。
  但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那位万一心血来潮想尝尝当代阎罗滋味不是?
  “这出戏,确实好看,这下子,那做平等王殿,应该是塌不了了。”
  前日里书屋一大帮人去平等王殿体验了一把,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多的人,自然是瞒不住有心人的。
  但因为有末代府君镇着,哪怕从各个渠道打探到了消息,也没人敢去轻举妄动。
  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再度雄起。
  宋帝王余不乏有些酸酸地道:“天杀的那个叫安不起的家伙,到底是怎样的好命,抱住这两条大腿。”
  要知道,就算是阎罗们,对这大腿都眼馋得很啊,而且还一条比一条粗;
  先前觉得末代府君当真是君临天下王者归来,
  转头再看看这位,
  直接拿一群当世大能开BBQ!
  …………
  “阿嚏!阿嚏”
  此时,书屋里正愁云惨淡对自己的未来极为迷茫的安律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鼻子,继续自怨自艾。
  …………
  一根小拇指,可不过瘾;
  接下来,是无名指,然后是中指,又是食指,
  仙王之手在周泽面前,似乎再做任何的反抗都是没有意义的事,直接呈现出一种被碾压的态势。
  当下,
  仙王只剩下了一个大拇指,
  模样是又凄惨又滑稽又讽刺。
  不过,
  周泽却没有再继忙着续赶尽杀绝,
  而是缓缓地抬起头,
  目光深邃,
  似乎看穿了这片虚妄的阻隔,看见了游离在三界外的那尊仙王身影。
  对方似乎是也感应到了周泽的目光,在那里无能狂怒。
  周泽停下了身形,也停止了进食,饶是如此,已经有数十名巨擘大能已然沦为其盘中餐了。
  甚至还有不少的浪费,被宰了但是血肉剩下来了,可以说是相当的暴殄天物了。
  这时,
  周泽站在海面上,伸手,撕开了自己的上衣。
  在上衣撕开之后,
  其左侧胸口位置,有一道金色的创口痕迹。
  这是先前,轩辕剑刺过的位置。
  他没事,因为已经有替身替他挡下这一剑了,但双方毕竟是关系太过亲密了,剑虽然没有斩杀自己,却也是留下了伤口。
  而这,
  正是周泽所需要的。
  他的手,放在了剑痕位置。
  旱魃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目光,一直盯着周泽。
  她想上前,却又忽然不敢,仿佛情景再度回到了上古当年,他是自己父亲手下最为强悍的将军,而她,只是怀春思慕的公主。
  周泽当然不会去在意旁边的旱魃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甚至,
  可以说是,
  他布局了这么久,承受了岁月悠悠的变迁,为的,就是这一举!
  末代府君,天纵人杰,提前感应到了轩辕剑的契机后,选择了以替死鬼的方式让自己得以活命,相较于其余的老不死的来说,他已经是绝对的惊才艳艳了,毕竟,绝大多数人无论是再怎么折腾之后,都只剩下等死的结局。
  然而,
  对于周泽来说,
  这不够,
  “我要的,不仅仅是求活1
  周泽的手,开始缓缓地往外拔。
  一时间,其胸口剑痕的位置,仿佛在冥冥之中产生了一种牵引。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任何事物在经过时,都会留下属于其自身独有的痕迹。
  眼下,
  周泽所正在做的,就是通过自己身体上的这个伤口,通过自己这个“遗蜕”的身份,强行牵扯出轩辕剑!
  轩辕剑是规则的化身,是虚向实的投影,规则,无疑是强大的,其实,以周泽的自信,哪怕自己真正巅峰时,去面对那把轩辕剑,到底能否真的扛下来,可能,把握也就五成左右。
  因为轩辕剑的背后,有整个世界作为依托,等于是你一个人在与世为敌!
  但现在,却是十足的把握!
  既然是规则,那肯定就有规律,掌握了规律,那规则,也就流转于你手中。
  四周的空间,在此时忽然颤抖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被硬生生地从这一方天地里给强行抽出。
  “呜呜呜呜………………”
  天幕之上,罡风呼啸,宛若苍穹正在抽泣。
  一端剑柄,出现在了周泽的双手之中,且伴随着赢勾慢慢的往外拔的动作,剑身也在慢慢地呈现,到最后,
  一整把轩辕剑,
  竟然被周泽从自己胸口位置,强行以无中生有的方式,给“拔”了出来。
  这一刻,
  日月星辉仿佛在此时都黯然失色,
  阴阳的规则在其身侧出现了剧烈的紊乱,
  因为,
  规则,
  就在周泽的手中。
  你可以说,他就是规则,当他握着这把剑时,他其实已经掌握了规则。
  海面上,
  单手持剑的周泽发出了一声长啸,
  长啸之下,
  人间还好,只是各地都出现了惊雷滚滚,但都只是光打雷不下雨;
  而阴间,更为敏感的亡魂们集体开始了惊恐地哀嚎。
  “黄帝,这把剑,我举起来了。”
  当即,
  周泽一剑劈向了前方只剩下一根大拇指的仙王之手。
  相似的一幕,似乎再次发生了,一如先前赢勾虚影登天而上时那整个世界都在疯狂排斥的感觉,再度出现。
  只不过,
  这一次周泽是施加的一方!
  仙王之手直接崩裂,
  且这一剑还没有完,
  轩辕的气机,规则的气机,开始顺着刚刚斩灭的仙王之手直接锁定向了游离于三界外的仙王意识。
  已经做了无数载岁月的仙王意识开始了挣扎,开始了嘶吼,但终究难逃被世界规则彻底绞杀的命运,而这一次,
  仙王将不会再有以后了。
  上古时,黄帝曾手持轩辕剑,一剑断仙途。
  至今日,周泽再持轩辕,彻底地将当年仙庭的一切,扫入了尘埃!
  獬豸为躲避轩辕,甘愿自尽融入规则;
  末代府君丢弃了基业,只为苟活一命。
  而周泽,而赢勾,
  所要的,
  是要将这把被黄帝安排来斩杀自己的剑,
  握在自己的手里!
  此时,手里握着的,不仅仅是一把剑,而是这三界,是这个世界的意志!
  “成仙,有什么意思,仙人,也是要死的。”
  周泽轻声自语,
  他的目标,
  是永恒的不朽,是永恒的至高。
  他的实力,加上这把剑,哪怕再来十个上古纪元,他也依旧将是站在最高峰的那一个,俯瞰众生!
  不是屈服,不是妥协,而是,真正地执掌!
  无数载的寂寞,漫漫岁月的安排,今日,终于功成。
  周泽将轩辕剑横于身前,
  细细地欣赏着这把黄帝当初的佩剑,
  忽然间,
  周泽的目光顿了一下,原本的那股子睥睨八荒的气势也忽然一滞,
  因为他看见了在剑身上的一处污渍,
  那污渍,
  是一滴鲜红的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