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新时代-The End.
作者:苍色幽浮      更新:2023-10-08 16:59      字数:5700
  《逐恨而行》终章:新时代-theend.
  蝶翅村。
  十几分鐘前,一帮打着组织名号的「江湖高手」正要通过此处。
  那群组织的高手们杀气腾腾,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肆亮出各式兵刃,看得村民各个惊惧万分。在村民的印象中,这群拿刀拿剑的组织走狗没有半个是好傢伙,那群傢伙向来只会仗着组织的名头来压榨良民、肆意妄为。
  这次在组织三十人的阵仗中,共有三名组织的高层武斗派干部。
  这群凶神恶煞的目标在于北峰,他们要探个清楚:北峰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今,村中的混乱已然平息。不过并非因为那帮组织中人过了这村。
  而是那群组织的走狗,全被九方无刻等人给拦截收拾。
  「半个能打的都没有。」九方无刻收起锁链,喃喃自语。
  还不用伊姐发动妖法扰乱敌方,不死铁骨和九方无刻便一口气收拾掉组织派来的三十菁英。不死铁骨首当其衝的一掌「隔山打牛」便轰翻十几人,而九方无刻则翻动着锁链衝入敌军一阵乱舞,瞬间便断了其馀敌人的意识。
  不死铁骨和九方无刻皆未尽全力,因此那群组织菁英大多仅是昏厥。
  前来调查北峰异状的三十菁英,眨眼间被击溃。
  在村中大打出手,伊姐本来还怕村民受惊,谁知道当这群组织中人被杀得落花流水以后,村民反而各个面露兴奋快意的激动神色。深谱人心的伊姐转眼便已辨明这群村民的内心正狂喜着。
  难不成……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无名组织近来做风越发狠戾,尤其对百姓的税收更是越来越过份,这村本就不甚富裕,这几年更是连吃都吃不饱,早已对组织积怨已久,却又无奈组织养着的那群江湖武者就宛如恶魔般,令他们敢怒不敢言。
  其实不只蝶翅村,举国上下的乡村皆是如此。有钱有权的都已往大城迁居。
  听完,不死铁骨只觉惭愧无比。他过去为了追求战斗,甘愿成为供组织使唤的杀手,现在他听见这些百姓陈述他们是如何被组织欺压、剥削时,便不由自主地感到懊悔。不死铁骨知道他过去的行径完全是在助紂为虐。
  「嘿嘿、不要紧的。」
  这个时候,九方无刻瀟洒地笑说:「你们害怕的政权已是强弩之末,无名组织的气数要尽了!请务必相信这点,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而我和我的伙伴们,会给这垂死的腐败组织补上最后一刀!」
  这席话听得村民们群情激昂,也教不死铁骨听得满腔热血、斗志澎湃。
  接下来,村民不知怎地又一阵喧哗,吵闹的村民自动让出一条路,伊姐等人这才看清:原来是米可扶着满身疮痍的苍凌走了过来!
  已吞下数颗活血丹的苍凌虽是已无性命之忧,但全身上下的剧痛可不是盖的,别提动身,甚至连给风吹过都会痛得他咬牙。
  「好重的伤。」伊姐看得皱眉,她二话不说就去替苍凌以妖法封住痛觉。短短不到两刻鐘的时间便伤成这样,足见方才那场决斗有多么惨烈。
  「太好了……」晓安见到两人皆无性命之忧,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不过也有人似乎不是那么愉快。
  看见苍凌,九方无刻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不会吧?这小子居然赢了零极先生吗?九方无刻当然知道这种问题实在太过愚蠢,根本不成问题。光是苍凌活着来到此处,就是一切的答案。
  不死铁骨想到小雪要如何面对失去零极的事实,也不由得暗自感到同情。
  「……那傢伙还没死,」米可突然说:「我是顺路把苍凌给扶来这里的,当时零极似是在垂死边缘,我本想给零极补上一剑,但苍凌却要我住手,所以那傢伙应该还没死,而且还在那里才对。」
  听见这消息,九方无刻立即抱拳向苍凌和米可喊了声:「谢!」便闪身施展起轻功,化身为一片残影掠向幽泉谷,不死铁骨也紧随其后。
  九方无刻和不死铁骨离开后,伊姐再看了看苍凌的伤势。
  「抱歉,有方便借宿的地方吗?」米可直接向离她最近的一个村民发问。倒不是她自己累了,而是她也看得出苍凌得尽快找个地方休养。
  这下村民立刻噤若寒蝉,毕竟再怎么说,当今的中央国度仍是在无名组织的管辖下,若是让眼前这群杀死组织中人的侠客入住,一个弄不好,万一被组织查来,那只怕是逃不掉满门抄斩的死路了,所以一时谁也不敢让他们借宿。
  伊姐一眼看穿这群村民的顾虑,她并不想惊扰这群村民,也察觉这座小村并无客栈,于是便向村民拱手,再决定即刻朝暗市的方向出发。
  至少暗市还是有许多客栈的。
  在村民的送别下离开蝶翅村时,苍凌轻轻推开米可,表示他已能自己行走,米可皱眉,她伸出手说:「别勉强啦,来。」
  「你太矮,被你扶着反而累啊、呼呼呼。」儘管站得不稳,但在活血丹的奇效下,苍凌认为自己并不需要被搀扶。他以逞强的笑意拒绝米可。
  「唔、难道你在害羞吗?那就算啦。」米可收回伸出的手,她耸耸肩。
  「羞个头啊,」不知道是不是被说中,苍凌的回答异常快速,接着他停顿半拍,「话说回来,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嘛,赢得轻松吗?」
  「还好啦,正好有能杀死奇綺琪的招式而已。你呢?短短半个鐘头就搞成这样,真令人好奇是怎样的决斗过程呢。」米可轻笑,她步履轻盈,心情显然不错。
  「险胜。假设零极更冷静点,败者就是我了。」苍凌想到这点仍是馀悸犹存。
  「不管怎么讲,你们都还好手好脚的活着不是吗?这就好了嘛!」晓安插口道,她露出一如既往的轻柔微笑,不过这笑意却带了点苦涩。
  「说得也是。」米可知道晓安的心思。
  想到已故的逸飞,他们就不免感到心情低落。
  「言归正传,」伊姐赶紧转移话题,「你们想过这个中央国度在未来的情势会如何发展吗?」
  中央国度在未来的情势?
  在幕后操弄大局的奇綺琪及其魔偶已然全数消亡,加上萧家的掌门不久前才刚丧命、七夜堂连同七夜全军覆没。再谈到杀手,曾被列为第一流杀手的十人目前只剩三人存活,其中不死铁骨和零极先生都已不再是组织的走狗。
  如果不把杂鱼算进,当前无名组织的战力已是寥寥无几,势力更大受打击。
  这个国家的未来发展确实不容忽视,因为只要知道无名组织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就能明白:这个国家的政权已经完蛋了,毫无商量馀地的完蛋了。
  不过这并非坏事,反而是件天大的喜事才对。
  「呼呼、我们间着也是间着,不如往后去给这破败的组织补上最后一刀吧?」
  语毕,苍凌的眼里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不错呢,赞成!」米可跃跃欲试地附和。
  逐恨而行的阴暗人生已然终结,原本苍凌和米可正愁着不晓得该以什么为目标,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结论了。没错,这就是他们的短期目标,也是非常符合江湖侠客身份该做的大事。
  「你们知道吗?九方无刻离开前,才刚讲过这种话呢。」晓安听得笑了。
  「是吗?这可真有意思。」苍凌虽然语气虚弱,不过眼神已然恢復精神。
  夜风拂过苍凌的脸颊,令他再度感到痛楚和活着的实感。
  今夜,无名组织的残馀势力一口气被苍凌等人盯上。
  满天星斗的寧静之夜,悄然成为这个时代脱胎换骨的转捩点。
  *
  半个月后。
  「很遗憾,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伴随此言,无名组织的最后一名武力派干部倒地而歿。
  这天,中央国度号称铜墙铁壁、难攻易守的「玄武园」遭两名不速之客闯入,这两名不速之客面对大批佣兵和杀手无所畏惧,势如破竹地一路攻进最深处。
  只要是企图阻挡的组织走狗,一律格杀勿论。
  事实证明,也真没有谁能挡得住他们俩,他们俩就像鬼神般的杀戮风暴般,无人能敌。
  那时趁乱逃出「玄武园」的佣兵曾叙述:「那两人一男一女,双双身披漆黑风衣,男的不算高壮,女的身材娇小,使的招式是……」接下来,那名佣兵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那天在「玄武园」里,没有一个杀手能看清苍凌的飞刀和米可的快剑。
  「玄武园」内部。
  咽喉插着飞刀、眉心有道剑孔。那名武斗派干部同时遭到两种杀招给命中,出手的自然是苍凌和米可,他们似乎又玩起了互相竞争的比赛游戏。
  「呼、是我的飞刀先杀到的吧?」苍凌大气都没喘一口,神色自若。
  「乱讲,明明是剑先杀到的哦。」米可亦是没半点疲惫,从容自在。
  事实上,他们彼此都不在意是谁先杀死这人的。
  苍凌和米可在血海中相视而笑,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杀的不是人,是垃圾。
  对于将百姓的血与泪化为金钱并坐享其成的垃圾,没有留情的必要。
  未来,他们所踏上的道路也会持续相连。
  同一天,非武力派的组织文官,全数被伊姐透过妖法的重招给打乱记忆,轻者已想不起关于组织的任何印象,重者连自我都无法找回,终日只能陷于幻觉。
  这些文官过去每天都替组织谋思种种取乐的方式,有些諫言甚至残酷得教武斗派的干部都想不出,超出常理的重税和相关罚则也都由这些文官献策,因此对于这些狼心狗肺的文官,肯留条命给他们就已不错。
  「这样一来就差不多了吧?」伊姐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啊啊。」晓安轻声答道。伊姐知道晓安还是没能完全脱离悲伤。
  「需要用妖法帮你把多馀的悲伤去除吗?」
  「谢了,可是不必。」晓安摇摇头,「那份悲伤就是逸飞存在于我心中的份量,失去那份悲伤才是更悲哀的。并且,就算是为了他,我也要振作才行。」
  讲到这里,晓安的神色变得坚毅。
  「真是坚强呢。不过我也一样,不会选择忘记秋哀的。」伊姐拍了拍晓安的肩膀,她有些语重心长地提出了问题,「从今以后,你有什么规划吗?」
  「这个嘛,师兄妹那套『生涯规划』我可学不来,我还是乖乖隐姓埋名吧。」
  「那么祝你好运囉,我要回归老本行。」伊姐点头说。
  「你要变回『春喜』吗?」晓安开玩笑道。
  「才不是,是继续做个江湖庸医啦。」
  伊姐和晓安离别时,两人都没再回首。
  因为她们知道不必替彼此担心。
  拥有百年歷史的名门萧家也在同一时期宣告终结。
  九方无刻和不死铁骨有些意犹未尽。萧家虽是充斥着各种武学和妖法的天才,然而真正厉害的却不到五人,实在让九方无刻和不死铁骨有些失望。
  「说起来,『那傢伙』之后呢?」不死铁骨问。
  那傢伙,指的自然是零极先生。
  不死铁骨起初虽对零极没有好感,但现在他反倒比九方无刻先提起那傢伙。
  「那傢伙和他的女人去了远方异国。」九方无刻将锁链收回斗篷,嘿嘿一笑,「那傢伙肯定是想收手了,所以才会去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全新环境吧。那样也好。」
  「原来如此。唉,反倒你和本尊都比那傢伙年长,却仍是孤独的浪客。」
  「嘿嘿!哪来的孤独?快意得很啊!和别人的命运绑在一起什么的,想到就可怕!我是天性喜爱浪跡天崖的酒客,就算有一百个女人倒贴,我也不要!」九方无刻豪爽得讲完,便灌掉他腰间整个葫芦酒壶的烈酒。
  「好,说得好!下次游歷时如果碰着那傢伙,定要好好炫耀本尊的自由!」
  浪客的生活还长远得很。想到这点,不死铁骨便露出和九方无刻相同的洒脱笑容。
  来吧,邪教也好、魔头也罢,全都来吧!
  无论是怎样的强敌,他们都有自信能一一击溃。
  追逐「最强」梦想的人生,就是由无数危机与挑战构成的炼狱山。
  不死铁骨与九方无刻,则是要义无反顾地闯入炼狱山的最高最深处。
  如此一来。
  中央国度的政权就形同在短短数日内瓦解殆尽。
  传闻邻接中央国度的东方,号「悠祐」的大国已和其馀十五国谈拢并予以认可,得以将中央国度併入国土内。今后再无什么「中央国度」,中央国度已成歷史,仅存「悠祐」此一国号受到公认。
  悠祐的江湖吸收中央国度的势力后,想必会有一大段整顿的时间。
  无论如何,接下来这个江湖绝对会趋于安定。
  恐怖与暴力笼罩的日子已成过去。
  百姓也察觉到了这些,接连几天都洋溢着过节般的欢庆氛围。
  苍凌和米可、伊姐和晓安、不死铁骨和九方无刻,都在这几天透过不同的角度望见此景,所以他们由衷地感到了欣慰、痛快与感叹。
  并且,他们内心共同都浮现出同一句话──
  「『新时代,来了』」。
  *
  白银色的积雪使城内满溢寒气,幸好今天的阳光还算赏面子。
  今天让零极先生醒来的,是一大清早就在喊着「号外」的送报员。
  什么号外啊?这是他和小雪迁居东北国度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外头嘈杂的交谈声不绝于耳,从邻居和其他民眾的惊叹反应来看,似乎是不小的消息。
  「醒了吗?早安哦。」接着,从门口收下快报的小雪读出内容,「中央国度的极恶政权宣告解体,通过民意得以无条件和邻国悠祐合併……吗?太好了呢。」
  悠祐?那似乎是个以自由着称的民主国家。要不是那里和中央国度的地理位置太过接近,零极和小雪原本或许会考虑搬去那里。
  「都能想像到那群蠢货喜孜孜的笑脸了。」零极先生揉了揉双眼,他只有上半身从床铺上起来。
  他口中的「那群蠢货」,说的正是苍凌他们。
  「你不也在笑吗?」小雪看着零极的表情,不禁轻笑了起来。
  「……哼。」零极先生的嘴角确实上扬着,他不置可否。
  提议来到东北国度的是小雪,因为这个国家内的争端甚少,除了几百年前出了一个「极刑魔女」裘莉莉以外,东北国度的江湖一向算是相对和平的。
  和平的理由是由于这里存在数个大型门派互相牵制,加上有完善的江湖盟约,是以东北国度的江湖乱事可谓少之又少。前几个月,零极本来还不习惯这么和平安稳的日子,但是没过多久,他就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步调。
  当初从中央国度出发后,零极沿路将各地的凶恶罪犯给一个个捉去换取赏金,偶尔也会反过来把找碴的强盗或山贼给狠狠剥削一顿,等他们抵达东北国度时,身上早已累积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他们住的这栋房子就是开销无忧的证明。
  惯于活在杀伐世界的零极先生,经过近三十年的光阴,终于体会何谓安稳。
  一个家、一个伴侣、一个安稳的生活,这是零极和小雪以前从不敢奢望的人生。
  这时候,零极再度望向小雪。他罕见地感到名为「感慨」的情绪。
  因为他内心的疯狂和破坏世界的漆黑慾望,已然不復存在。
  再也不会有驱使他进行屠戮的心声及耳语。
  窗檯外头的积雪,逐渐被朝阳融解。
  *
  至此。
  逐恨而行的故事划下了句点。
  但这不是结束,结束的只是过去繁琐的因缘。
  崭新的开始将会延续在这个结束之后。
  苍凌和米可共同行动、四处游歷,路见不平即出手相助。
  伊姐和晓安则遁于市街中,一个持续行医,一个隐姓埋名。
  不死铁骨和九方无刻浪跡天涯,持续追求与强敌交手的机会。
  零极先生和小雪则远离故乡,重新在陌生的异国共度人生。
  往后,他们或许会相遇,也或许会就此形同陌路。
  往后,暗潮汹涌的江湖也必会不断颳起新的风波。
  往后,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