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5)
作者:兔兔吉利      更新:2023-11-21 15:14      字数:2564
  银发青年闻言思考了一瞬,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只雪白浑圆的小狗。
  见他不说话,萧明烨疑惑道:“难道仙君不知晓此事?”
  那女子大摇大摆地穿着流光锦,上面的灵力至纯至美,除了出自面前的青年他想不出世间还有第二人。
  下一秒。空气中弥漫出淡淡的莲花香,青年的身影在一片银色的碎中逐渐显现,柔顺的银发如瀑布般垂在腰际。萧明烨立刻恭谨起来,微微垂首。
  “齐光君。”
  银发青年点点头,示意他起身。
  “那女子乃是妖族,灵力耗尽化为原身,我帮她恢复了人形,须得有一件衣裳。”
  萧明烨这才恍然大悟,摸了摸鼻尖:“原来如此,”
  这位仙君一向心仁善,虽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实际上却是个好脾气,不然以他的地位来讲,四大宗门都得俯首帖耳,怎会将一个小小妖修放在眼里。
  但他就是这么一个好人,人品高洁到无可指摘,就连百年前围剿魔修也是他出力最多,最后差点和那位魔君同归于尽,最终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还是险胜。
  幸好是胜了,不然哪儿来的如今安宁日子?只是修真界的人敬他怕他——敬他心怀天下,一颗玲珑心干净得像未染指过的冰晶,又忌惮他天上地下首屈一指,是座靠山也是威胁。
  想到这里,远处传来报时的钟鸣。萧明烨微微叹了口气,又换上一副笑脸来,伸手做了请的姿势。
  “时辰已到,比试的弟子都在外等候,该仙君您出场了。”
  ……
  参加比试的弟子已经按照宗门列成方阵,放眼望去乌泱泱一片。季汐没有往近处凑,寻了个没人那么多的角落安静地呆着,眼睛四处寻找着朱雀的身影。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躁动起来,原来是千秋山庄的庄主和少庄主出来了。父子俩人都穿着明黄色的衣衫,腰间系着繁复花哨的玉带钩,看起来富贵袭人,不像是仙风道骨的修仙道士,反而更像是锦衣玉食的大户人家。
  庄主萧明烨简单地同大家寒暄了几句,宣布仙门大比开始,然后便微微后退几步,让出中间的位置来。
  这个举措颇有深意,不少人已经隐隐猜到什么,神情雀跃。
  也就在这时,季汐百无聊赖地抬起头来,便看到突然出现的点点银色光辉在不停闪烁,如在半空中炸开的烟花般细碎耀眼。少女不禁发出一声赞叹,目光不舍得移开半分。
  要做出这种特效,感觉都在经费燃烧。
  下一秒,空中浮现出朱红色的九头玄鸟宝座,一抹如河流般柔顺的银发映入众人眼帘。
  白衣男子端坐在宝座之上,高高在上地俯瞰众人,宛若站在冰面俯瞰冰层下的浮游众生。那些银白色的发丝仍在晃动,像极了春风里的柳丝绦,很快便乖顺地伏在男人肩头。
  身侧的小弟子喃喃道:“是齐光君……”
  “能一睹仙君真容,此生死而无憾。”
  “玄鸟宝座,玄鸟纹印,银发白衣,是齐光君……是齐光君!书上所言不假!”
  这等传说中才能听闻的人物、一般的小弟子只曾见过祀坛上所塑的金身雕像,抑或是歌颂其事迹的画作中略窥得风采,如今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年轻的弟子们顿时欣喜若狂。季汐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低头瞥了眼身上正穿着的外衫,又抬头看了眼盘坐在宝座上高不可攀的仙君。
  等下,也就是说自己方才误打误撞遇到的大美人就是传说中的齐光君?
  她请他帮忙恢复原身,他竟然就照做了,还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这是什么大好人!
  可惜众人虽然热情高涨,宝座上的仙君却只略微现身后便飘到了珍宝阁里面,不再暴露于众人视线之中。但仅仅是惊鸿一瞥,也足够了——要知道这种祖父辈口口相传的人出现在眼前,不亚于神话故事走进现实,心里脑子里满是‘这个人原来真的存在啊’的感慨。
  现场的气氛已经带动起来,年轻的弟子们纷纷向日葵一样仰着小脸,眼睛亮晶晶。萧明烨满意地勾起唇角,开始宣布大比的比赛顺序及任务安排。
  这次前来参加比试的有16家宗门,可以分为四队,四大宗门默认各自带领一队,帮助各自的队伍完成秘境任务。最后最早完成的队伍即能获胜,根据其在秘境中的表现选出前四名。
  这一环节基本上就没合欢宗什么事了,他们没有收到邀请,自然也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季汐正要转身离开,便突然听到有人开口。
  “我们在第四队。”
  少年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与往常无二的平静淡然:“南音门领队,队友是淑月台和凌霄宗的人。”
  方才还在苦苦寻找的少年近在眼前,季汐吓了一跳,缓了缓神才有些嗔怒道:“你又跑到哪里去了,为何这么晚才来找我?”
  朱雀看了眼已经恢复成人身的少女,缓缓张开掌心,里面是一袋鼓鼓囊囊的化型丹。
  “里面有二十多颗,以防不备之需,师姐你现在就拿好吧。”
  二十多颗化型丹价值不菲,就算是借也不会有人一次性借那么多。季汐没有立刻接过,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小师弟。朱雀立刻解释道:“师姐请放心,这袋丹药是我换来的,来源很正经。”
  “你换了什么?”
  朱雀认真道:“齐光君的一个八卦。”
  这都行啊……
  见少女面露好奇,朱雀索性也不藏着掖着里,立刻道:“百年前的那场诛魔之战,实际上远比我们后辈想象的惨烈。据说齐光君惨胜后闭关修炼调理几十年,最近才出来。有个小道消息就是近身服侍他的小仙童告与我的。”
  近身服侍的人?那肯定是狠劲爆的东西了。季汐忍不住催促道:“快说快说。”
  “师姐莫急,”少年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装作神秘道:“据说现在仙君的功力也只恢复了两成。晚上光线不足的时候,仙君还曾经撞到柱子上过。”
  那么一个高不可攀的人迎面撞上了柱子,还得发出“咣”一声脆响,季汐想一想都觉得好笑,能换一袋子丹药也值了。
  这时,第一队的名单已经公布,被选中的弟子紧张地和队友、领队汇合,跟着山庄的人来到万胥附近,准备进入秘境之中。
  半空中已经升起一片大大的水镜,清晰地映照着秘境中的景色。稍后第一队进入到秘境中,这个水镜便能充当实时摄像头,把发生的一切都清晰地传递到外面来。
  季汐问:“我们明明没有被邀请,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是第四队?”
  少年看着那轮波光粼粼的水镜,目光中满是向往。他没有多言,轻轻扯开自己的领口,露出鲜红的、密密麻麻的吻痕。
  “负责队伍抽签的是南音门的女修。”
  朱雀说罢,神情不以为然。
  “她中了合欢宗的密术,只要与其阴阳合欢,便能让她听我操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