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璟if线】6:木头
作者:午睡睡不醒      更新:2023-11-23 15:38      字数:2135
  闻璟硬了大半夜,刚刚互诉衷肠,又被心爱之人那样直接地撩拨亲近过。再加上爱慕多年的心上人在睡梦里一直往自己怀里钻,睡得很不老实,时不时乱动,闻璟只能忍着,直到闻薇薇睡熟才慢慢冷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六点,闻璟因为生物钟先醒了过来。闻薇薇睡熟后没再抓他抓得那么紧了,他尽量减小动静起了床,关掉了开了一夜的床头灯,离开了闻薇薇的房间。
  他又像以往的每一个早晨那样,洗漱过后开始为闻薇薇做早饭。
  闻薇薇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摸向床的另一边,却没摸到她的丈夫,床铺已经没了温度。
  她迷迷糊糊地下了床,也没穿鞋子,揉着眼睛出了房间去寻找她不解风情的爱人。
  厨房里传出来煎东西时发出的“滋滋”声,闻薇薇走进厨房,像是一只小熊一样张开双手从身后重重地抱住了闻璟,整个人往他身上靠去。
  闻璟先是吓了一跳,关了火,握住抱在自己腰处的小手,转身看向睡眼惺忪的闻薇薇。
  他先是看到了闻薇薇乱糟糟的头发,又发现她光着脚,有些无奈。快速去洗了个手,摘掉了围裙,抱着闻薇薇坐到厨房中岛台外侧的高脚椅上,用手帮她随意地整理了一下头发。
  “怎么不穿鞋子?”闻璟有些无奈又宠溺地问道。
  闻薇薇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身体十分信任地往闻璟那边倒去,被闻璟及时接住。她一整张小脸都埋进了闻璟胸前。她左右摇了摇头,小脸在闻璟身上蹭,闻着他身上特有的干净的味道和做早餐时沾染上的香味。
  “阿璟抱我去洗漱,好不好。”闻薇薇像小时候那样撒娇。
  闻璟刚到闻家那几年,闻薇薇特别黏他,每天都要他来叫自己起床,抱着自己去洗漱。连闻母都说闻璟过于宠溺闻薇薇了,闻璟却只是笑了笑,说这是他分内之事。
  闻璟也想起了闻薇薇小时候他抱着她洗漱的时候的场景。他笑着抱着闻薇薇回到了主卧的浴室,把她放到了宽阔的长洗手台上坐着,帮她洗了脸,然后给她挤好牙膏,才把电动牙刷放到了闻薇薇手里。
  闻薇薇这时候才醒得差不多了,从洗手台上跳下来,闻璟扶住她的腰生怕她摔到哪或者磕到哪。洗手台前有一小块白色的毛绒地毯,闻薇薇就站在上面乖乖刷牙。闻璟走到床边把闻薇薇的毛绒拖鞋拿了过来,单膝跪下,轻轻捏了捏闻薇薇的脚踝示意她抬脚,帮她把拖鞋穿好。
  “小姐,早饭已经差不多做好了,您洗漱完就出来吃饭吧。”闻璟说完就回厨房继续做早饭了。
  心意相通的第一天,闻薇薇此刻处于一种十分黏人又上头的状态。如果她的恋爱对象是别人或许这种状态还会有所收敛,可是因为面对的人是闻璟,闻薇薇就格外任性一些。
  她不懂闻璟为什么和自己睡了一晚起来还能淡定得像是和以前一样,好像只有自己在疯狂心动和想贴贴。
  不高兴……
  闻璟把早餐都做好端到桌子上的时候,闻薇薇还没从房间里出来。闻璟有些疑惑地走向她的房间,敲了敲房间门。
  “小姐?早饭已经做好了。”
  没有人回应。闻璟又更加用力地敲了敲门,等了十几秒,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姐,我进来了。”闻璟因为担心闻薇薇出了什么事,打开了房间门。
  床上和浴室里都没有闻薇薇的身影。
  他走到了衣帽间门前:“小姐,您在里面吗?”
  依然是一片寂静。
  按理说闻薇薇是不会不回应他的,至少以前从来没有过,除非是有什么特殊情况。
  闻璟拉开了衣帽间的推拉门,衣帽间里的灯开着,证明闻薇薇曾来过这里。他环顾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现闻薇薇的身影。
  衣帽间很大,有好几个柜子和角落,虽然他觉得正常来说闻薇薇是不会藏在柜子里,但是还是一一打开来寻找他的小姐。
  在她打开挂着冬天外套的一个大衣柜的时候,发现了外套下面露出的一双白得发光的脚,他一眼就认出了脚的主人。
  闻璟松了一口气,但是不明白闻薇薇这是在做什么,只能试探着叫了闻薇薇一声:“小姐?”
  露在外面的小脚脚趾动了一下,证明它的主人听到了闻璟的呼唤,但却赌气似的不回应,也不出来。
  闻璟无奈得拨开各种大衣和外套,引入眼帘的场景却出乎他的意料。
  闻薇薇穿着肉粉色的情趣内衣,已经硬挺的红缨被超薄的内衣包裹着,若隐若现。内衣连着一块蕾丝,裹着女孩纤细的腰身和可爱的肚脐。
  配套的蕾丝内裤在腰两侧有丝绒绑成的蝴蝶结,简洁的设计让人一眼就知道只要轻轻一拉开蝴蝶结内裤就会落下。
  闻薇薇双腿曲起并拢,被粉色丝带绑缚着,在大腿根处系上了蝴蝶结。
  她一双眼睛楚楚可怜地看向闻璟。
  闻璟先是看呆了几秒,将眼前美景都尽收眼底后,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多露骨冒犯,赶紧扭开了头。
  他侧过身希望小姐不会发现他下身的异样,有些手忙脚乱地扯下衣柜里其中一条毛绒披风,小心地盖到了闻薇薇的身上。
  闻薇薇此刻真的有些怀疑自己了。她向来是对自己的美貌有自信的,她虽然不屑于利用美貌去获得什么,却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事。
  可是她第一次这样露骨地用自己的美色去吸引喜欢的人,对方却……无动于衷。
  阿璟对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有感激之情?他没恋爱过,可能会把这种长期建立起来的忠心和感激错当作了爱情?
  闻薇薇自己也觉得难堪,她拉过旁边的大衣外套把自己挡住,不愿意在闻璟面前示弱,声音闷闷冷冷的:“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