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单恋一枝花
作者:苦茶子      更新:2023-11-30 15:14      字数:9049
  “嘉嘉哥,收拾东西呢,你明儿几点的车?”
  “天一亮就走。”
  “那可早得很啊,我肯定睡正香哈哈,叔送你?”
  “嗯。”
  “难怪他睡这么早咧,那好,给你留俩芝麻馕路上吃。弄完来院子,咱喝一杯就当给你送行啦。”
  “好的。”
  盯着儿时玩伴离屋的背影好一会儿,周从嘉弯腰继续手头的活计,心头五味杂陈。
  没剩几天就该去新学校报到了,在这里做完两星期的短工,他还要回趟家。时间上有点赶,不过他并不打算多做停留。
  高考后的暑假,或者更准确的说,自从陈佳辰不辞而别后,周从嘉的人生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先是好端端的家被陈佳辰折腾散了,自己顶住压力一举夺魁喜获“金榜题名”,好不容易刚把亲爹捞出来,争相采访的媒体顺带挖出家丑,纷至沓来的奖金荣誉、请客吃饭……
  短短两三个月,周从嘉密集且迅速地见识了人生百态,一方面震惊于这些书本上见不着的东西,一方面也着实疲于应付,干脆找了个旅游的借口来寻同村的水娃儿。
  说是旅游,其实就是来做苦工的。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很缺壮劳力,但畜牧业不招没经验的短期工,摘棉花又不到季节,俩人便多倒腾几道路去葡萄园苟了下来。
  纵然周从嘉的书读再多依旧不改庄稼人本色,他老家虽不产葡萄,但农活儿上手极快。几番下来,周围人很快喜欢上了这个聪明能干吃苦耐劳的小伙子。
  有时候隔壁民宿在接待游客团忙不过来,还会喊周从嘉去帮忙。即使他不会开车,凭借良好的形象、渊博的知识以及口才,民宿老板仍三番五次请他当导游。
  耍耍嘴皮子、带人兜兜风,这些工作确实比蹲在地里轻松许多,顺道看看风景名胜,既能旅游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偏偏周从嘉喜欢自讨苦吃,大概因为脊梁上早已被名为贫穷的利刃刻上深刻的印痕,周从嘉非常不习惯玩乐,吃好点穿好点玩一玩仿佛造了多大孽似的,自然做不到坦然地享乐。
  他宁愿蹲在地里干活儿,也不愿迎来送往,尤其接待一些大城市来的女生,沙漠里没走两步只喊累,嫌这个太破那个太脏的,娇滴滴的做派不由得总是联想到陈佳辰,更是平白添堵。
  当然最基本的服务精神肯定还是有的,周从嘉是属于一旦接了活儿就一定做到尽善尽美的那种人,除非民宿实在忙不过来,否则他本人是不会主动要求“偷懒”的。
  盆地降水少,水管控制的条件有限,种植浇水大部分靠人工,再加上主人不太擅长管理,不少葡萄趴在地上,来不及卖出去就烂掉了,甚是浪费。
  于是周从嘉整日呆在园子里,琢磨着如何把植株养好。他发现抬高棚架就能改善照射和通风,便拉着水娃儿对葡萄架式进行改造,有些棚架甚至抬到了2米。
  去老叶、采摘、晾晒、分拣、装箱、打包……一幕幕汗流浃背但充满成就感的画面从周从嘉眼前闪过,他想走之前再细细看几眼自己辛苦劳作的地方,不禁加快了整理行李的速度。
  八月的夜晚,经过高温翻炒的滚滚热浪,终于凉了下来。等周从嘉从屋内走出,水娃儿早经自顾自地喝上了。
  许是一切收拾妥当,又或是要回乡了,周从嘉的心情不错,一改劳动时的严肃,拍着发小的肩膀调笑道:“你小子,有好东西不等我,人还没走呢,眼里已没我这个大哥了?”
  “嘿嘿,我这不是才嘬了一口,就咱平日喝的。”水娃儿一手举着自酿葡萄酒在周从嘉眼前晃晃,一手从座位底下捞出个矮墩的酒瓶:“好东西给你留着呢,我可不敢先动,喏。”
  “你又把叔的宝贝摸出来,小心他发现了捶你。”周从嘉在对面落座,笑着摇头。
  “我不怕,只要说是给你喝的,叔高兴还来不及呢!”水娃儿打开瓶盖,酱香四溢。他斟好两杯酒,量多的那杯递给周从嘉,自己凑近另一杯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很是陶醉。
  俩人边喝边聊,下酒菜很快就空了,水娃儿便又摸进厨房,端出三四个小菜。
  “哥,我这喝的有点上头,你说的那些我记不住,咋整?”水娃儿坐定,脑子里一团乱麻。
  周从嘉一挥手,让他别担心:“我都写纸上了,一些重要的步骤和电话都弄好了,你这么聪明,一看就懂,肯定没问题的,你就安心喝酒吧。”
  刚周从嘉断断续续交代了些葡萄园里的事务:哪部分葡萄该进晒房了、如何扩大灌溉规模、该引进哪些新品种、怎样完善冷链物流……包括连与收购商通话后该怎么说,比如开场白、比如抬价策略、比如推销话术……周从嘉已经整理得既简洁又细致,甚至还画了流程图,一目了然。
  因自小就见识过周从嘉的能耐,水娃儿心底对他很是信任,一听到对方的肯定,立马拍拍胸脯:“哥,你交代的事儿,保证完成任务!不过,你说你给个农民讲这么多干啥,他们听得懂吗?操这么多心,以后能念你的好?有口饭吃就行了,难不成还想发大财?”
  周从嘉把杯底一口干了,辛辣的酒液顺流直下,他抽了一口气,砸砸嘴:“水娃子,你我可都是农民。”
  “嗨呀!就因为咱是农民,才晓得这帮人为什么活该受罪。都说淳朴,淳朴个屁,个个蔫儿坏!”水娃儿面红耳赤,一脸不忿,他掰着短粗的指头,大着舌头细数村里人的罪状:“李老四家的小畜生,见天儿朝我吐口水......隔壁的刘瘸子,竟敢趁老子遭了灾抢老子家的地皮,操他妈的!还有......”
  连菜也不夹了,周从嘉放下杯子,静静听着对面骂骂咧咧。他知道水娃儿心里苦,自打水娃儿妈与宋雅兰同一批被解救后,水娃儿的天便塌了下来。
  水娃儿只比周从嘉小一岁,大名叫张小帅,长着个圆圆脸,与“帅”字不沾边,看着稚气很重。之所以小名水娃儿,只因为他水性顶呱呱,连周从嘉个长手长脚的仍游不过他。
  张小帅本有个哥哥,夭折后父母老来得子,对他宝贝非常。水娃儿肩不能提手不能挑,在农村算是很娇惯的了。双亲靠种地拼死拼活供他读书,望子成龙,只可惜他脑子不甚灵光,费尽全力考进县一中也只能垫底。
  妈跑了,爹又与周永贵同一车拉去关着,水娃儿高一还没读完呢家里就断了经济来源。至于后来县长卖周从嘉面子,把周永贵那一波人都给放了,虽说水娃儿爹没脸呆村里跑外面打工去了,这钱到底还是续上了。
  然而水娃儿饥一顿饱一顿的窘迫生活勉强告于段落,他却永远忘不了那一个多月的恐惧与无助:联系不上父母、被乡亲欺负、饱受白眼和嘲笑......他再也没有心思读书了,追着他爹进了厂子。
  轰隆隆的机器声、长时间地站着、一直重复同一个动作、不许互相聊天、天气很热没有空调、上个厕所都需向主管申请......身体的疲惫在所难免,更恐怖的是精神的无聊,偷瞄对面的厂妹成了张小帅在枯燥流水线上唯一的乐趣,以至于哪天厂妹休息,他仿佛失去了支柱,如行尸走肉一般没了生气。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直到车间里的工友一个操作不慎被齐根削掉三根手指头,血肉模糊的场面把没见过市面的张小帅给吓傻了,他唯恐自己金贵的肉体哪天变得缺斤少两,连拖欠的工资都没来得及结算就逃回了凤凰村。
  回村没几天就撞上了周从嘉金榜题名,村里大张旗鼓庆祝的架势,更让张小帅自知靠读书出头无望。不读书就得去打工,他又不愿再回流水线,遂追着招工大部队一路西去,来到了边疆。
  彼时周从嘉刚把父亲的腿伤养个八成好,他正筹划着去哪儿另找个暑期工。陈中军的厂子里是干不下去了,这事儿说来话长,倒不全是因为陈佳辰。
  山窝窝飞出金凤凰,各种奖励与优待接踵而至,不仅村民们开了眼,连自诩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周从嘉亦被现实的夸张与荒诞弄得无所适从。
  游街、修族谱、大摆筵席、巡回演讲,周从嘉每日忙于应付这些人情往来,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从市里到学校,层层奖金到手有个小几十万,上面一声交待要解决状元的生活困难,下面就不顾周从嘉的百般推辞、叫来推土机把破房子铲了、加班加点盖新房。
  本来周从嘉收到的钱远不止这个数目。譬如陈中军听闻自己厂里出了个与自己一样的凤凰男大喜过望,大手一挥就要奖励周从嘉六十万,甚至还打算资助他以后在京城的花销。
  周从嘉实在做不来睡了人家女儿还拿人家金钱的缺德事,又实在想不出说辞单独拒绝陈中军的好意,干脆直接宣称仅接受公家的奖励,私企私人的一概不接收。
  众人只道少年心气高,哪知晓周从嘉心底的弯弯绕。见他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有悄咪咪觉得蠢的,有笑他假清高的,更多的对他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行为赞不绝口。
  说来好笑,周从嘉钱虽没收,宴请却没少吃。陈中军大老远回村专门为周从嘉大办升学宴,席间提及自己女儿,笑说陈佳辰要是这么有出息,何必跑国外读书。
  周从嘉听着面上不显,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他分不清是到底是被耍了还是被甩了,对着始作俑者的父亲,自己连多打听几句的勇气都没有,真是窝囊至极。
  反观陈中军,满面红光,忙前忙后,热情的仿佛是自家孩子的庆功宴,主桌上畏畏缩缩沉默寡言的周永贵倒被衬得好像是哪门子不重要的亲戚。
  无怪乎陈中军如此激动,冠冕堂皇的理由当然是“厂子沾了状元的光成了风水宝地怎么能不庆贺”,难以启齿的深层原因却是屡次求子失败后的移情,俗话说就是想儿子想疯了。
  比起为了减税与乐善好施的好名声,陈中军确是真心实意想为周从嘉大办特办。他的心思很简单:凭他老陈的聪明才智,肯定龙生龙凤生凤,但凡有个儿子,必定也如周从嘉这般出人头地。
  于是陈中军越看越欢喜,恨不得认周从嘉做干儿子,但转念一想,这小子白花花的钱都不稀罕,怎么会愿意再找个爹呢?人恰是风华正茂、书生意气之时,万一众人误会自己势利眼,岂不是辱没了状元郎,遂作罢。
  酒过三巡,陈中军已经领着周从嘉敬了好几圈了。见在座的各位父老乡亲正聊得热火朝天,菜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便找人来偷偷单开一桌。
  空腹灌了不少酒,陈中军忙招呼周从嘉来垫垫肚子。见小伙子酒量不错,他兴致更甚,命人拿出自己的珍藏,为二人满上。看这架势,誓要来个不醉不休。
  周从嘉一个平日里能说会道的场面人,面对着滔滔不绝的陈中军安静如鸡。陈中军说什么他听什么,乖顺得仿若虚心的学生在聆听师长的谆谆教诲,丝毫见不着一丝与市长县长谈笑风生的那股子风流倜傥。
  “小周啊,京市是个好地方啊,你去上学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不要不好意思!”
  “嗯,谢谢您的好意。”
  “谢什么谢,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咋会不知道在大城市扎根的不易,能帮就帮!你还小,光读书,哪里见识过外面的险恶啊......”
  周从嘉边仔细听着边把热菜换至对面,陈中军见他如此识相,趁着酒劲儿更是打开了话匣子,恨不能倾囊相授。先是讲自己在校园里的高光时刻、讲自己创业的不易、讲踩过的大坑、讲蹚过的浑水......讲着讲着,话锋一转,不知怎么突然跳到了个人生活:
  “小周啊,花花世界迷人眼,以后女朋友可以随便找,找老婆可要三思啊,不到山穷水尽千万别高攀啊!咱们这样会读书脑子聪明的,一表人才,奋斗个几年,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搞不到,何苦受一肚子气!有些领导自个儿孩子不争气,要能力没能力,要长相没长相,废物一样,搞什么榜下捉婿,专盯上我们这种没背景没根基的......就那个脾气,哪个男人受得了!有时候是真不把人当人啊,公共厕所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压根儿不管你什么感受,更不要说顾及男人的面子......哎,你就说我吧,孩子不听我的安排,全家连哄带骗的,与她妈一声不响就跑去国外了。花我的钱刷我的卡,我累死累活回家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我图啥?所以孩子哇,千万别上那些人的当......好处是一时的,痛苦是一辈子的......男人要么门当户对要么向下兼容,记住了没?遇见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躲得远远的,她们手段多、玩得花,咱们这样的老实人玩不过的......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啊!”
  老凤凰喋喋不休地传授着人生经验,小凤凰听得是如芒刺背、如坐针毡、如鲠在喉,心底对某人的怨气与桌上热气腾腾的锅底一起直冲云霄。
  陈中军把杯中的白酒一口闷下,接着用牙撕扯着碗里的肉块儿大力咀嚼,或许吞咽得太猛引起反刍,他清清嗓子似乎想咳出点儿什么,可惜吞下的是肉屑,倒出的是苦水:
  “都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古人诚不我欺,我明白的太晚了!都怪我鬼迷心窍......你说一个女人,一回家就给你甩脸色,不嘘寒问暖就算了,还要在你最累的时候找你吵架,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嗯?这似乎是在说陈佳辰的妈妈吧?一想起京市大别墅里那位只闻其声、未曾谋面的女性,刚还嗯嗯点头聆听陈中军教诲的周从嘉忽然就不敢继续点头了。
  “唉!你说我赚再多钱有什么意思呢?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离得远远儿的,只有缺钱的时候才想到我......”
  陈中军不知道为什么会与周从嘉说这么多,可能是酒酣耳热、忘乎所以,也可能是真把他当儿子了吧?在孩子面前抱怨配偶,不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吗?
  周从嘉默默听着陈中军的喋喋不休,心中默念“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毕竟在陈佳辰的卧室里,方媛媛不也没完没了的抱怨丈夫吗?
  又为陈中军添了一杯酒润嗓子,周从嘉暗暗告诫自己,不管以后娶了谁,绝对不会在背后说她一句坏话。
  “我算是看透了,我那个独生女儿,我再宝贝她,她还是与她妈一条心。哎,从小宠到大,要什么我没给?除了太忙了没时间陪她,哪次没有求必应,结果呢?还不是一走了之......唉,平日里嘴巴甜得很,哄我开心,大老远从京市来陪我,就因为我不同意她出国,你瞧瞧,先斩后奏......嘴巴越甜心越狠,现在也不怎么与我联系了......你说养女孩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要嫁人的,唉......我不指望她有多大出息,也不指望她嫁多好,我只想她开心快乐,无忧无虑......她就算喜欢个穷光蛋也没关系,我们养得起,大不了让男的入赘,生了孩子随我家姓......唉,还是心狠,同她妈一样,主意大得很,眼里只有自己......”
  明明周从嘉没怎么讲话,但他的喉咙很干。一杯又一杯下肚,他在心里感叹:这酒怎么越喝越多了呢?
  打这以后,陈中军有个什么局都会喊上周从嘉。没喝醉时俨然慈父,悉心传授着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独门密法,尤其是如何当好一个管理者,对周从嘉启发颇大;喝醉后宛如怨妇,时而哀叹后继无人、偌大的家业只怕便宜了女婿,时而埋怨老婆情人皆不是省油的灯。
  陈中军反反复复劝周从嘉将来必须得生儿子,甚至拉着他的手逼他保证。周从嘉知与醉汉计较无益,附和“一定生”之后,陈中军仍旧拍着他的肩膀叨叨还是儿子好,周从嘉很是无奈。
  其实周从嘉对“吃绝户”并无特别的心思,毕竟此时的他过于年轻,脑子里塞满了自己的远大前程,再加上被玩弄后对女人有种敬而远之的心态,因而他对结婚生子这类庸俗之事很是不屑。
  不过周从嘉每次听陈中军讲家事时,内心总是异常矛盾。有时讥讽他知道自己乖巧听话的宝贝女儿私下裤腰带有多松吗?有时同情他连个老婆孩子都管不住,窝不窝囊?有时好奇他夜夜笙歌吃得消吗?更多时候则是暗骂上梁不正下梁歪,难怪陈佳辰能干出强迫民男的勾当还不觉羞耻。
  故而每每面对热情的陈中军,周从嘉不得不经受着另类的折磨。他又想汲取老陈的人生经验,又不愿接受老陈的馈赠,更怕一口气没憋住来个“对父骂子”,其实忍得也蛮辛苦的。
  除开好吃好喝,陈中军还嫌地方宣传力度不够,遂买通媒体大肆报道。当然老陈也不忘趁机往脸上贴金,尤其是自个儿作为“人民企业家”的善举,值得大书特书。“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且看今朝山窝飞凤凰”的稿子不愧是花了大价钱的,既直击社会痛点又弘扬个人奋斗的激昂文字,很快为周从嘉引来了不小的关注度。
  所谓人红是非多,纷至沓来的人群像苍蝇找寻有缝的蛋似的四处打听线索,周从嘉的祖宗十八代都快被扒干净了,其不光彩的原生家庭自然而然也被拉至聚光灯下,反复接受大众的审视。
  与无穷的赞美相伴的是无尽的议论,周从嘉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收获不少类似外婆口中“孽种”的咒骂,舆论小范围发酵,所幸有些敏感话题的讨论因损害了当地形象由相关人士出面而偃旗息鼓。
  被陈中军这么一捧,周从嘉更没法在村里过上平静的生活了。厂里宁可倒给他父子俩钱也不让他们干活儿,好吃好喝供着也不敢随意使唤,生怕磕到碰到担待不起。周从嘉不想吃白食,交代完周永贵躲屋里养伤别乱见人别乱讲话后,他就跑县里送外卖去了。
  忙一天回到群租房,窝在床上的周从嘉总会琢磨,陈家父女上辈子是不是与他有仇,自打遇到他们,自己的生活难度陡增。或许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吧,可惜办出的事儿……谨慎妥帖如周从嘉,亦应接不暇。他实在想不通,千算万算为什么他们总能在自己算不到的地方整活儿呢?
  还没送几天外卖,周从嘉就又被麻烦缠上。先是有人认出了他,接着“状元居然穷到送外卖”的视频流出,再接着有人找上他,暗示可以给他钱或者请他旅游,出去散散心。
  周从嘉是何等的聪明人,立马明白了自己这么搞确实容易显得扶助工作做得不到位。他也不想陷入无限的拉扯,干净利落退了房子,婉拒了所谓的旅游经费,连夜收拾行李踏上了找寻水娃的旅程。
  兜兜转转终于与张小帅会合,俩人同吃同住,一起劳作,周从嘉总算过上了一段清净的日子。农村出身的他不至于像城市小布尔乔亚一样向往所谓的“田园牧歌”,但周从嘉也确实挺享受体力劳动带来的简单的快乐。
  可惜这样的快乐即将结束,周从嘉与仍在发牢骚的水娃儿又干了一杯酒,环顾这熟悉的小院子,心中着实充满了不舍。他见张小帅说累了,才接过话头试着开解开解:“水娃子,我知道你不容易、心里苦啊……你是个娇气惯了的,一下子遭遇变故,难免接受不了。凡事还是看开阔些,你遭了难,有人落井下石确实该恨,但也要念着其他人的好啊……小时候照顾我们的那些老人家、总给我们带新奇玩意儿的大牛哥,不说别人,就说咱俩,一起玩到大的,我对你咋样?还是不要一棒子打死的好啊。”
  “哥,我不是说你,我,我是喝多了、上头了,乱讲的!我,我该死,我这破嘴。”张小帅一想到自己刚把周从嘉全家也带上骂了半天,心中有愧,急得脸红脖子粗。
  周从嘉拦下张小帅要自扇耳光的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嗯,我知道,你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对生养自己的地方还是很有感情的……人啊,的确不能忘本。”
  张小帅见周从嘉被自己骂这么久都不生气,还反过来安慰自己,如同兄长般宽容,他忍不住撅起嘴抱怨:“哥!我同你不一样,你是天之骄子,大家稀罕你还来不及哪里还敢惹你呢,哪像我,谁都能来踩一脚!你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人欺负你吧?”
  “哈哈,你把我想得太好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呢,欺负我的多了去,只是我好面子憋着不说罢了。”周从嘉嘴上自嘲,心里不免又想起与陈佳辰之间的糟心事,遂赶忙转移话题:“哎,这暑假过完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该回去上学了吧?”
  张小帅沉默了一会儿,垂下眼回答道:“嘉嘉哥,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就在底层打转儿了,一眼望得到头的……我要是有你这么聪明就好了,村里给你整的排场可大着嘞,我也开眼了,可惜我没那个命,我不是个读书的料。”
  周从嘉皱起了眉头,敢情这小子是真打算辍学啊?
  “对了,哥,你要去京城了,以后当了大官,发了大财,我还能去找你玩么?你还记得我么,别嫌我丢人不见我啊……不过我会识趣的,你忙我也不会硬凑的,就是,想着咱们这一别,不知下次见是什么时候……我真没出息,以后估计混得更差,更没脸去见你,以后咱俩肯定天壤之别,你说认识我只会给你丢脸吧,唉,我怎么这么没用……”
  望着水娃儿骤然仰起的亮晶晶的眼睛,周从嘉不知怎么竟想起课本上的“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的鲁迅与闰土,仿佛未来某一天他与水娃儿也会重复同样的场景。
  周从嘉本能地排斥这种感觉,他不喜欢那样的世界,他讨厌甚至可以说憎恶等级社会,不希望哪一天他自己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那一个。此时的他年纪轻轻阅历尚浅,骨子里流淌的只是“天下大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类最朴素的愿景。
  “怎么突然说出这些丧气话!”周从嘉听不得张小帅的妄自菲薄,面容严肃起来:“大丈夫之志应如长江东奔大海,你我不求青史留名吧,起码也要有干出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哪能遇到点儿困难就一蹶不振呢?”
  如果周从嘉是面对大江大河直抒胸臆,那场面想必十分和谐又壮观,只可惜他此刻正坐于葡萄藤下,小花小果小酒小菜的,着实无法为他再添几分气势。
  “哥,什么志气不志气,人穷志短哇!”张小帅被周从嘉的话语震了几秒后,露出苦涩的笑:“我爸挣的那点钱,自己生活都够呛,我也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了。况且以我的成绩搞不好一次还考不上,复读的钱肯定是没有的,还不如现在就去打工赚钱,省下折腾。”
  周从嘉盘算了下自己收到的奖金,提出可以支援张小帅,不管考不考的上大学,不能连个高中文凭也没有。见张小帅摇头拒绝,推三阻四,周从嘉又摆出兄长的身份压他,让他务必继续学业,甚至拿断交请这种狠话吓他,好说歹说,总算把张小帅劝动了。
  “哥,你说得对,人不能没有志气,我听你的,回去起码把学上完,我向你保证!”张小帅猛灌几杯酒,满面通红,抱着周从嘉的腿痛哭:“没妈不丢人,自己放弃了才丢人。我不求对得起祖宗,但求对得起我自己……哥,我真不是想贪你的钱,等我以后发达了一定报答你......呜呜,我肯定发达不了,混得连你脚后跟都跟不着,你到时指定瞧不上我......哥,我想我妈了,呜……”
  怕张小帅的嚎啕声吵醒屋主,周从嘉夺了他的酒杯,捂着他的嘴把人扶进了里屋。等张小帅哭睡着后,周从嘉才走回院子把杯盘狼藉收拾干净,然后拿着剩个底儿的酒瓶,自斟自酌。
  独坐在空荡的院子里吹了会儿风,周从嘉的脑子冷静了下来。回看陈佳辰给自己和水娃儿整出的这些烂摊子,周从嘉已经能做到撇开个人恩怨来看待问题了:“治大国如烹小鲜”,处理复杂的社会事务,尤其牵扯多方利益时,更需要全面考虑问题,同时精细化的操作是必须且必要的,否则将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当然,还未步入大学的周从嘉,只是有了这么一个模糊的概念,等他真正开始实践后,这种粗暴的拍脑子的决定所带来的切肤之痛早已经根植于他的每一根神经,时刻提醒他多思多想。
  奇妙的是,陈大小姐竟然以一种自上而下的诡异方式在周从嘉的人生道路上留下深深的别样的烙印,不仅仅是性启蒙的老师,同时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老师:她以让周从嘉付出巨大代价的方式,好好为他上了一课。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算是奠定周从嘉日后细腻周到的执政风格的头等功臣。
  第二天清晨,与说什么都要亲自送他到车站的大叔依依惜别后,周从嘉踏上了返乡的火车。他继续翻看带着的那本《苏东坡诗词文选集》打发旅途时光,读到“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时,他不禁想起前一晚对水娃儿说过的豪言壮语。
  “大丈夫之志应如长江东奔大海”后面其实还有一句,“何苦怀念于温柔之乡”。周从嘉从书里抬起头,望向窗外绵延的风景,心中突然就释怀了。
  前方的路还很长,有些故事没讲完,真的就算了吧。